联系我们

来伊份是一家主要经营坚果炒货、肉类零食、果干蜜饯等休闲食品的上市公司,其在披露2018年年报不久就收到了上交所下发的2018年年报问询函,对其经营、财务等方面提出了7个问题,并要求其于“2

 
企业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宠物美容 > 正文
来伊份赚钱少花钱多 新增员工11人涨薪超亿元

来伊份赚钱少花钱多 新增员工11人涨薪超亿元

  来伊份是一家主要经营坚果炒货、肉类零食、果干蜜饯等休闲食品的上市公司,其在披露2018年年报不久就收到了上交所下发的2018年年报问询函,对其经营、财务等方面提出了7个问题,并要求其于“2019年5月18日披露本问询函,并于2019年5月25日之前,披露对本问询函的回复,同时按要求对定期报告作相应的修订和披露。 ”  5月25日,来伊份向上交所申请延期回复问询函,称预计将于6月1日前回复并按规定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但截至5月28日本文发稿,来伊份仍未披露回复的问询函及相关信息。

  赚少花多,费用大幅增长让人惊异!  来伊份2018年年报显示,这一年公司在经营上明显增收不增利,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出现上市三年来的首次亏损。

数据显示,2018年来伊份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万元,同比下降%;扣非后归母股东净利润出现亏损,达-万元。   其实来伊份的2018年业绩若从单季表现来看,其在2018年一季度时还是实现盈利的,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仍有亿元,然而后三个季度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持续亏损直接导致了其全年经营业绩大幅亏损。

与此同时,来伊份各季度的净利润与同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差异是很大的,在后两个季度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正的情况下,扣非后归母股东净利润仍为负,这是让人奇怪的。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来伊份净利润大幅下滑下,其2018年%的毛利率还跟上年同期毛利率%相差甚微的,这说明来伊份在2018年的经营活动盈利能力理论上是无明显变化的,可归属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出现“断崖式”的下滑又是什么原因所致呢?  《红周刊》记者发现,来伊份在2018年是特别“能花钱、会花钱”。

其中,管理费用同比增长%,金额增加亿元达到亿元;销售费用同比增长%,金额增加了亿元达到亿元,仅这两项费用合计就占同期亿元营业收入的%。

  对于管理费用的大幅提升,公司在2018年年报中解释称“持续加大了信息化建设、技术投入,加大各领域高级技术管理人才引进力度,管理费用和销售费用增加所致,这些费用的支出,属于公司战略性、可控制的技术及市场布局投入。

”可让人奇怪的是,就在管理费用大幅提升下,其2018年营业收入却没有明显增长,仅同比增长了%。 如此异常变化让人疑惑其给出的“信息化建设、技术投入以及引进高级技术管理人才”表述的准确性,其背后或有其它不为人知原因。

  新增员工11人,增薪亿元,人均增薪翻了天!  在来伊份年报问询函中,上交所提到公司销售费用中工资及社保费同比增加5659万元,管理费用中工资及社保费同比增加万元。 仅这两项就增加亿元。 然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是,公司员工总人数仅从2017年的9022人增加到2018年的9033人,新增员工11名。 如此提出质疑意味着,来伊份在2018年因新增11个人导致费用增加了亿元,如此变化之大实在让人惊奇!  此外,来伊份员工构成也有异常变化。 例如,2018年直营门店同比增加了129家,特通渠道、线上电商营业收入有明显的增长,可在这样的情况下,其销售人员却仅由2017年7782名增加至2018年的7834名,新增人数52名,跟新增直营门店数量相比,平均每新增两家门店只新增1名销售人员,这种结果还是在没考虑特通渠道、电商领域的人力分配情况。 更让人奇怪的是,在门店数量有明显增加的情况下,其物流人员竟然出现大幅减少,由162名减少至89名。

  前文分析中提到,来伊份认为在“持续加大了信息化建设、技术投入,加大各领域高级技术管理人才引进力度”方面花了很多钱,使得费用高涨,利润下滑。 那么,作为一家主要经营坚果炒货、肉类零食、果干蜜饯等休闲食品的上市公司,其技术人员由2017年的110名增加至2018年的732名,其一年中技术人员增加的人数是让人惊异的,如此变化也不是一个休闲食品的上市公司的正常行为,即便是一个高新技术企业对技术人员的招聘也没有如此激进。 难道是来伊份要转型成为技术研发公司了?  一边是大量新增技术人员,另一边却是却是2018年并无研发费用,如此变化也是让人难以理解的。

那么,来伊份的技术投入又去了哪里呢?如果说732人的技术团队是进行APP开发外,这样人员配比是否过高,而如何不是用于APP开发,那么这些人又究竟干什么呢?这是否需要公司有个合理解释?总之,正是费用的增加,来伊份在2018年营业收入略有增长下,净利润出现了大幅下滑。

  此外,来伊份财务人员在2018年由期初的75名增长至期末275名,行政人员从期初的893人下降至期末103人,如此变化同样是令人奇怪的,这是人员数量的异常变化,还是岗位调整所致?难道说,来伊份管理层认识到往年对员工岗位的分类并没有严格区分为行政人员、财务人员和技术人员,而在2018年突然变得规范了?如果真的是这样,则又说明来伊份此前在人员管理方面做的实在不够好,一团迷糊账只到2018年才厘清。   总之,来伊份年报中呈现的疑点是需要公司好好回复的!(责任编辑:康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