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1. 出玉门关而西,说是唐朝的领土,却也天高皇帝远,算是化外之境。 龟兹是一座老城,依河而起,也有几百年历史,自前汉建安西都护之后,族民分为汉夷二部,汉居河西,夷居河东。

 
企业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宠物美容 > 正文
陈事长歌——涅槃有悔

陈事长歌——涅槃有悔

  1.  出玉门关而西,说是唐朝的领土,却也天高皇帝远,算是化外之境。

  龟兹是一座老城,依河而起,也有几百年历史,自前汉建安西都护之后,族民分为汉夷二部,汉居河西,夷居河东。 然而也有不少打中原来的逃犯,混入河东地界,保全性命,当然他们也不能住在城内,只是巴巴得呆在土墙外,甚至苟居土穴,于是这三方人物,就这样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地生活着。   当然也有例外,河东城内,也有几个汉人,他们可全是不得了的人物,多半是前朝的富商,贵族,甚至皇亲使者,居住在汉室大宅里,过的也都是神仙般的日子。 然而例外之中,还有例外,不知从何时起,来了一个卑微的汉族青年,茕茕一人,住进了河东的西域小屋中。

他不会说这里的语言,也没有当地的朋友,虽然吃穿都与旁边的人格格不入,却也没有多少人在意他。

  这天夜里,他却请来了一位新认识的朋友,这人二十一二,白白净净,算得上清秀,看起来像个书生。

他们先是在当地的小酒馆里吃饭,之后他便邀请这个叫李客的年轻人来家里喝茶。

  两人谈的很开心,颇有一见如故,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可是就在尽兴之余,他却突然拉下脸来:“好了,你究竟是谁?”  这样一问,这个叫李客的书生马上变得惊恐,但也很快平静下来:“郑,郑兄在说什么?”  “你在我家门口呆了几天了,我都知道。

”“郑兄”平静地说,语气中却分明有十足的把握。   李客的手不自觉地动了起来,他已然坐不住了,面色也苍白,苍白中却有一点被人看出心事地腼腆。

  他有了个判断,李客未必是坏人,因为坏人得有发自内心的坏的觉悟和坏的样子,说李客是坏人,是在丢坏人的脸。   于是他叹了口气,友好地笑了笑,其身又为李客斟了一杯茶,拍拍他的肩,让对方平静下来。

  “不急,说说吧。 ”  “在下,确实有难言之隐。

”李客很有礼貌地说,一看就是厚道样子。

  “嗯,没事,你只管说。

”“郑兄”鼓励他。   “我,呃,是一个襄阳的商人,是来找一个人的。

”  “哦?”  李客确实是来找人的,而且这也是段痴情事,事情还要从两个月前说起,那时候,他去江北采办货物,路过盱眙,遇见一个比武招亲的牌子,便凑上去看,只见却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在上面与大汉过招——却见那大汉八尺身材,魁梧有力,分明是几倍于少女的势子,眼上荡着色光,口头也不留情:“小妹妹可乖乖过来,君哥儿可不想伤着你!”就这样一气后,小妹妹也不怕,晃过去一拳,那大汉立马侧身去挡,不曾想少女身子往下一柔,一叠,大汉竟被身体绊倒。   “采——”下面一同喝彩,李客也欢呼。

  大汉爬起身,却也不臊:“小娘子这般不饶人,可就别怪哥哥下手了哦!”说罢一拳下去,足有十分力道!  “哎呦!这也忒重!“旁边的老汉评论。 李客也揪心,看着少女面容如花,生怕一拳下去发生什么。

  可少女丝毫不惧,也不忙乱,两指并着,身子往前一猫,通着胳肢窝而去,也不知是不是当真碰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穴位,那大汉居然痛得大叫一声,拳也软了下去,这两指尤未用老,小女子又转到大汉体后,一指直下琵琶骨,这下大家都明白,大汉双眼无力,跪倒在地。

  “采!——”众人纷纷喝彩,大汉被两个人搀扶着下去。   “欸!慢着!”女子叫住他们:“你们还没给钱呢!”  三人顺着女子的手指看去,果见旁边大牌子上写着:“输者交纹银十两。

”  “给钱给钱!”大汉捂着后背,不耐烦道。

  下人把钱凑了凑,交了上去。

  少女一拱拳,算是谢过了。   之后高矮胖瘦又来了几人,也都纷纷败北,有交不起十两现银的,少女也不含糊,只让他们拿东西质当了事。   李客是个儒商,哪里见过这种女侠气概,清清爽爽,一簇一笑,不仅将他迷住,还让他陷住。

他盘算着,自己要说钱,是肯定有余,但要是说武艺,却又一点没有,输得起,娶不起。 可他心有不甘,于是当天一直等到了日落,女子收拾回酒家。